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卢伟 > 纸钞与自由

纸钞与自由

 
       武汉大学哲学院苏德超教授在其公开课中提出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来说明自由:一个缺乏专业训练的普通人和朗朗同时弹奏钢琴,谁更自由?表面上,普通人可以完全不受专业知识的制约,随心所欲地肆意挥洒;而朗朗则受制于其专业规范,完全不可能如普通人一般地随意。然而,朗朗却能够游刃有余地用手中的钢琴去创造出优美的乐章,而外行则只能弹奏出杂乱的声音而已。就此意义而言,真正的自由只能在被规律和规则约束的基础上实现。
 
       通常我们认为宋朝在中国的传统王朝中是一个孱弱的王朝,而明朝则较为强势一些。如果我们观察两个王朝的纸钞发行和调控政策,似乎也可以得出宋朝比较孱弱的结论:明朝初年在发行大明宝钞时,发行数量往往是根据统治者的财政需要确定,而且增长迅速。例如,明太祖在洪武二十二年(1389)仅仅是赐京卫及北平、燕山等卫军兵钞一项就达到了5293万贯。如果按照宝钞发行之初所确定的一贯宝钞折合一两白银或一千文钱的比价来折算,仅此一次的宝钞发行量就超过了明朝初年政府全年的财政收入。并且宝钞规模迅速扩大,尤其是明成祖面对迁都等活动带来的巨大财政支出时,更是广泛地采用发行宝钞的方式。宝钞的滥发导致其购买力迅速下降,宝钞发行不过半个世纪,其价值就只相当于最初1%的水平了。而当市场因为滥发宝钞而不愿意采用时,明廷采用禁止金银和铜钱、增加以宝钞形式缴纳的税收等方式,希望通过釜底抽薪的方式迫使市场接受宝钞。然而这些举措并未达到目的,宝钞体系也走向了最终的崩溃,此后中国货币体系进入了长达500年的“白银时代”,明政府也彻底丧失了对货币的发行和调控能力。
 
       相比之下,两宋则建立、发展出一系列制度与措施来努力维持交子和会子等纸钞的币值稳定。除了限定纸钞发行量之外,还采取用其他商品货币、有价证券等回笼发行过多的纸钞,以保持纸钞币值稳定。南宋孝宗皇帝曾表白,“朕以会子之故,几乎十年睡不着”。而在实践中,两宋的纸钞也在较长的时间里保持了币值稳定,只是到了王朝的后期才出现滥发纸钞导致币值大幅贬值的严重问题。
 
       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尊重经济规律已经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认识,但我们往往也只是不假思索地被动接受这一说法。如果我们站在经济史的发展视角来看,尊重经济规律,甚至承认自己的无知,才能达到孔子所说的,“是知也”,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自由。而像明初诸帝一般,虽然看似自由,实则至少不能实现王朝的“财务自由”。
 
       顺便说一句,如果我们客观地对比一下明代和宋代,恐怕我们不能说宋代的军事实力更弱。要知道,两宋先后面对的是北方辽金元王朝成建制的大军南下,却仍然能够长时间的撑住,即便是面对横扫欧亚的蒙古大军,南宋仍旧在金亡后支撑了近半个世纪;而整个明代,北方先后崛起的蒙古和满清军事力量的规模和制度化水平均明显逊于辽金元王朝,明王朝却屡屡陷入兵临都城下的窘境。按照满清入关后顺治五年(1648)的统计,包括汉军和包衣汉人在内的八旗男丁也仅有34.7万人,却打败了人数超过1亿的明朝。如果宋是“弱宋”的话,那该如何称呼明呢?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