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卢伟 > 金融之所以容易被抨击,不过是因为我们总是关注它消极的一面

金融之所以容易被抨击,不过是因为我们总是关注它消极的一面

 
 
央视记录频道播放的《走出摇篮:人类演化史》中对比了55000年前两个人类群体:智人与尼安德特人。后者在身体素质上优于前者,却在演化过程中走向了消亡,重要原因在于智人的群体合作突破了血缘限制,而尼安德特人的群居和合作仍旧局限于血缘基础,从而大大地缩小了其群体合作的水平。在围猎猛犸象之类的大型动物时,尼安德特人较小的群体规模明显地限制了其群体的生存能力。
 
将一群人组织在一起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传统中国社会的宗族模式就是一种组织方式。其实金融也是一种将大量人群借助金融契约而组织在一起的方式。前者给我们的感觉是温情脉脉的,而后者则让我们感觉充斥了人性的贪婪。这可能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只喜欢看前者温情脉脉的一面,而总是盯住金融实践中消极的一面罢了。
 
传统中国社会有“养儿防老”的说法,虽然这种机制有一种“父慈子孝”的温情感,但不论是儿子还是女儿,其婚姻大事都成为家族延续的工具。不论是《红楼梦》中的“元迎探惜”四个女主角,还是作为东床快婿的王羲之及其儿子王献之,都成为贾家和王家政治联姻的工具。王羲之的妻子郗氏虽然对于郗家在双方联姻中的弱势地位愤愤不平,却仍然没有改变郗家再度将下一代女儿嫁给王献之的局面,而这个女儿最终也因为公主看上了王献之而被迫让位。今天人们在津津乐道于“东床快婿”典故的同时,恐怕很难感受到背后王家儿子们和郗家女儿们的苦涩感。生活在今天的王家和郗家儿女无需再面对这种境地,不过是因为今天的父母已经可以借助国家层面的社保基金和私人层面的储蓄、股票、债券等一系列金融工具来安排未来的养老。虽然缺乏了温情,代之以冷冰冰的金融契约,但在为老年人提供了稳定的养老金融安排的同时,更给予了年轻人追求爱情和自由婚姻的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否在评价金融时更为全面、客观一些呢?温情有温情的代价,冷酷也有冷酷的进步。今天这个时代人们所拥有的一部分个人自由,恰恰是我们在道德上评价很低的金融活动带给我们的。
 



推荐 0